• 新闻中心

    上海汽车租赁-智越提醒您租车要注意

    时间:2016年01月11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率:

       “广州租辆车开到珠海,在珠海典当抵押,拿着钱在澳门赌博。”这在租车行业内几乎成了每个老板的噩梦。过去半年多时间,包括深圳欧雅车行旗下的赤金租车公司、深圳联航运通运输服务公司、深圳姚氏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深圳市鸿昌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等租车公司在内,深圳租车行业频繁遭遇此类骗局,最大一起案件中,宝马奔驰等30多辆高档车,交两万元押金就可“租”一辆,开到梅州转手抵押,每辆车套现十万元以上。

      为什么骗子能屡屡得手?租车公司的老板们如何应对?前日,300多名来自北京、上海等全国各地的汽车租赁相关从业人员以及深圳市公安部门齐聚深圳,召开全国汽车租赁行业联盟大会,会议就租车诈骗现象进行了专题讨论。谈起半年来的损失,深圳汽车租赁协会会长凌新功说,至少被骗四五十辆车,价值逾2000万元,其中尤其以梅州诈骗案最大。

      根据汽车租赁协会数据显示,中国汽车租赁产业正以年均20%-30%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15年,全国租赁车辆需求将达到30万- 40万辆,营业收入将达到180亿元。这是一个钱景广阔的行业,2006年以来,已经披露的中国汽车租赁行业投资事件共发生11起,其中,7起披露投资金额共计为1.80亿美元。

      “但是如果我们想不出办法堵住这个漏洞,这个行业也将面临生存危机。”凌新功说。

      典型案例

      租车公司从业者被骗后竟成诈骗者

      对于汽车租赁行业而言,去年的梅州诈骗案无疑是个核弹,一下子引爆租车行业的种种内幕与挣扎。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2011年12月30日深夜11时,南都记者和深圳欧雅车行旗下的赤金租车公司、深圳联航运通运输服务公司、深圳姚氏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深圳市鸿昌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等8家公司20多名人员,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从深圳赶到梅州。这一趟行程,是因为一宗特大汽车诈骗案。

      陈石(应采访者要求采用化名)是深圳一家有着40多辆汽车规模的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在南都记者陪同他赶路的这4个多小时车程中,陈石讲述了他这半年来的“汽车追捕战”。在不到半年的短短时间内,一个名叫“黄某胜”的27岁男子,伙同另外两名同伙,打着租车的幌子,从包括陈石公司在内的8家深圳租车公司中,骗走了共30多辆中高档轿车,再转卖给梅州的多家抵押公司或个人,涉及金额高达2000多万元。

      在梅州警方努力下,诈骗案终告侦破,黄某胜等人被捕,被骗车辆也有13辆被梅州警方追回,2011年12月31日上午,梅州警方举行了追缴车辆发还仪式,将第一批追缴回的13辆共值500多万元的被骗汽车发还给深圳多家汽车租赁公司。

      陈石也将取回自己公司被骗的奥德赛小车,这是好事一桩。然而,不停萦绕在陈石脑海中的,却是为何曾经共同患难的“好兄弟”黄某胜走上诈骗这一条不归路,而且下手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同行。

      从深圳租车“卖”至梅州

      陈石在深圳从事汽车租赁行业已有4年多了。他和黄某胜在2009年认识,那时黄某胜也在深圳从事租车行业。两人都生于1984年,陈石和黄某胜有着深厚的交情。

      在陈石的口中,黄某胜是个“大学毕业,戴着副眼镜,很老实的一个人”。“你都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陈石摇头叹息。

      在陈石看来,黄某胜的沦落也许缘起于几个月前的一次受骗经历。“2011年5月份,黄某胜所在的租赁公司有一辆车被人骗走了,当时是我陪他一起去把车偷回来。当时我问他,怎么不报警把那些人绳之以法?他说,没办法啊!没想到,才一两个月时间,他也走上了这条路。”

      从曾经被骗的受害者演变成诈骗者,黄某胜的蜕变让陈石感到十分突然,却似乎又带着种无奈的避无可避的必然。折射出的,是整个汽车租赁行业众所周知的漏洞。根据多间租车公司负责人回忆,从2011年6月份开始,黄某胜伙同梅州市天地通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何某忠以及其公司员工陈某富,陆陆续续从深圳各租车公司租赁30多辆小车。

      “他们公司没什么车,租赁我们的车周转,这在行业内很常见。都是同行,大家互相信任,也没多想。”陈石称,当时甚至有一名同行对黄某胜说:“都是患难兄弟,车你拿去用吧,不用押金了。”

      然而没想到,黄某胜等人将这30多辆中高档轿车骗至梅州,并非出于业务需要,而是直接将其抵押借贷或抵债。

      八租车公司联手追车

      首先发现异端的是深圳欧雅车行旗下的租车公司经理金小雅(应当事人要求采用化名)。黄某胜和何某忠陆续从她公司租去了4辆高档轿车,一辆雷克萨斯、一辆宝马X 6、一辆宝马7系及一辆霸道越野车。

      出于风险控制,金小雅每天都会给重要的客户致电联系,一则联络感情,二则方便掌控旗下车辆的行踪。把车租给黄、何等人后,她每天至少一个电话保持联系。然而,2011年10月1日,何某忠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黄某胜也联系不上。

      “我心想出事了。”金小雅和姚氏通等租车公司互相交流,发现果然有问题,黄某胜和某些租车公司的租车合同已经到期了,但是车辆却仍不归还。更关键的是,多家租车公司负责人发现,原本安装在车上的G PS被人剪掉了,无法追寻车辆的踪迹。他们的车很可能被黄某胜等人骗走抵押了。情急之下,多家租车公司负责人和员工从深圳赶往梅州寻人寻车。

      黄某胜落网的过程有些戏剧性,首先抓住他的,不是警方也不是车主,而是抵押公司。“我后来终于联系上黄某胜,他发了条短信过来,说他在交易过程中被抵押公司的人扣押住了,脱不了身。”陈石称,梅州一家抵押公司发现黄某胜存在诈骗,便扣住了他的人。报警后,梅州警方于10月5日将其逮捕。

      在10月5日抓捕了黄某胜之后,梅州市警方成立专案组,随后辗转广州、江西、湖南、浙江等地,行程5000多公里,终于在10月26日在浙江省绍兴市将何某忠抓获。

      行业困境

      车辆屡遭转卖抵押租车公司伤不起

      “黄某胜这件事其实只是我们行业的冰山一角。”陈石说,租车被骗、用G PS寻找、异地追逐、偷回或赎回,似乎已经成为深圳汽车租赁行业从业人员习以为常的生活节奏。陈石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没来得及和妻子度蜜月,便和岳父一同踏上了此番梅州寻车之旅。而在此前一天,他还在深圳为另一单类似事件忙得焦头烂额。

      有客户租车贩毒

      陈石说,他从事汽车租赁行业4年来,以前虽然也曾遇到类似租车被骗的情况,但近半年来该类事件突然井喷。“2011年五六月份开始到现在,我就碰到了10多起。”陈石说起2011年7月份另一单事:租车给一名顾客,对方却开着他的车直奔东北,最后陈石根据G PS乘坐飞机一路追到了辽宁,在当地的禁毒所找到了自己的车子。后来从辽宁警方得知,租车客用租来的车贩毒被捕,费了一番周折才取回自己的车。

      在采访过程中,多家深圳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纷纷向南都记者讲述租车被骗的案例。“一年到头都在为这些事情烦心,跑来跑去没停过。”深圳姚氏通汽车租赁公司副总经理颜梅芳称,就在“黄某胜事件”两天前,她所在公司一辆车被卖给宝安大浪一家工厂,她找到车在厂房中却不敢进去开走,对方发现她后却大摇大摆在她面前把车开离,然后就找不到这辆车了。

      钻法律漏洞层层抵押

      遇到这种情况为何不报警?“遇到这种事,我们都会报警。但报警也没用,因为租客是在租车合同期限内把车抵押的,警察也不管。”陈石无奈表示,这是整个汽车租赁行业面临的尴尬。

      在“黄某胜案件”中,梅江县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邓立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如果租车合同没到期,很难将租客行为定为合同诈骗,他可以解释说我把车借给朋友用用,达不到诈骗的情节。过了期限不还车,反而把车卖了,这才够得上诈骗的情节。”邓立新称,并不是说双方起了争执就一定会扣车,如果检举对方有诈骗行为,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

      然而,对于车主而言,等到了合同期限的时候,汽车可能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一个角落了。“明明知道车被抵押掉了但就是要不回。要证据,我们哪来的证据?人家还会把抵押收据给我们吗?”陈石叹了口气:“我们真的很希望警方能将这种有纠纷的车辆暂时扣押在派出所,等我们解决了再放车,这样就用不着我们大费周章到处找车了。”

      车主成侦探为寻车花样百出

      合同没到期车被抵押,很多时候警方无力,车主们唯有依靠自己的力量。他们不得不争分夺秒找回车,因为车辆抵押后,如果车主没能够及时取回,汽车极有可能被层层转手,再想取回将变得更加棘手。有一家租车公司的一辆车在2009年被抵押转手近10次,追索两年多无果,目前该公司老板仍在层层打官司。

      “我们车主都成侦探了。”讲述起当时寻车的历程,陈石无奈笑笑,自我揶揄道。根据陈石、金小雅和其他多名租车公司负责人的叙述,他们在梅州发起了一场“汽车追捕战”。

      “我们每家租车公司都成立了行动组。因为G PS被剪掉了,我们就根据以前的记录分析车子的历史轨迹,看以前经常停在哪个地方、什么时间段。晚上停,估计就是休息地点,白天停的多的估计就是工作地点。然后我们连续好几天开着车,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陈石介绍,黄某胜等人把车抵押给不同的抵押公司或个人,30多辆车分散各处,为寻找带来更大难度。

      要不回车被迫“偷”车“赎”车

      即便找到了自己的车,如何取回来又成了另一个难题。大多数情况下,车主们都愿意选择自己悄悄用备用钥匙打开车门,再悄悄地把车偷开回来。然而情况并不总是那么顺利。

      “我们在梅州晃悠了两天,突然在路上看到我们那辆雷克萨斯,正准备拦截,对方一脚油门就跑了,那是辆轿跑,对方又熟悉当地路况,我们没办法追啊,只能看着它在眼皮底下扬长而去。”说起这一段经历,金小雅感到十分气愤。“后来找到了车,欣喜若狂,准备拿着钥匙去开门,突然停车场冲出十来个拿着砍刀水管的人,我们吓得赶紧缩回来,挂挡踩油门就溜。”

      租赁公司车主纷纷诉苦,车被骗了,明明自己是合法的车主,却要沦为“偷车贼”,甚至和对方起冲突、硬抢回来,或者要跟对方抵押公司和谈,花钱“赎回”自己的车。

      “没办法啊,偷不回,就只能花钱赎回来了。”陈石总共被黄某胜骗走3辆车,其中两辆都是他自己掏钱从抵押公司那里赎回来,总共花了8万多元。每次提起这个情节,他心痛得直皱眉。

      有此遭遇的并非陈石,同样,金小雅的宝马7系也花了8万多元从抵押方赎回,其他租赁公司也有类似经历。破案后,梅州市梅江县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队长邓立新向南都记者透露,租车公司用这种自己花钱“买回”方式寻回的车辆约有10辆。

      然而,黄某胜等人从深圳8家租车公司骗走的30多辆小车里,梅州市公安局破案追回了13辆,各租车公司自行“赎回”了十来辆,目前仍有10辆左右未能寻回。“我们还有一辆宝马X 6、一辆雷克萨斯没有找回。”金小雅告诉记者。

      对于深圳大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小军而言,车主要用“偷”的方式取回本属自己的车,显得非常荒谬。在梅州案中,他数次随多家租车公司赴梅州帮忙追讨被骗车辆。“刚开始时是合法途径的租车,这没错,但后来情况变了,打着租车的名义非法将车辆抵押给别人,这实际上构成了非法侵占他人财产。”张小军认为,对于有纠纷、或有可能存在诈骗情况的车辆,警方应该对车辆进行暂扣。

      ■有此一招

      先租车配匙还车后偷车

      假借租车名义,私配事主汽车钥匙后盗走事主车辆。目前福田警方破获一起盗车案。

      本月10日,事主王先生到福田公安分局园岭派出所报案称,他停放在福田区园岭新村路边的一辆银白色面包车被盗。经了解,王先生于今年春节期间将被盗车租用给一名刘姓男子,该男子在还车时还与王先生曾发生过纠纷。

      办案民警发现刘某曾在案发当天出现在案发地地铁口附近,并从视频中看到刘某当天在案发地点停留。前日下午,办案民警在龙岗区一间网吧内将正在上网的刘某抓获,并现场查获其随身携带的车钥匙一把。经查,嫌疑人刘某(男,28岁,广西人)对其盗窃事主汽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刘称自己借租到车后,第二天便配了钥匙。

      ■骗子之矛

      抵押行审核不严骗子轻松套现

      抵押行业是决定骗子能否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骗子拿到车抵押不成现金,那么也不会有人去诈骗。“你仔细看下,我们遭遇的这数十辆车的诈骗,没有一个是抵押给银行的。”凌新功表示,国内抵押行业也是良莠不齐,“很多抵押行并不在乎车的来源、车主是谁,见到车就给钱。”

      骗子的手段也很高明,他们通常会伪造车辆登记证、身份证、行驶证等证件蒙混过关。“造几份假证书,成本顶多只有几百元。但汽车一转手抵押出去,就能赚几万甚至十几万元。”陈石从皮包中取出一份假的车辆登记证向南都记者展示,行外人士很难辨认出其是伪造。取出一份真的登记证仔细对照,才发现该伪造车辆登记证的封皮颜色比真的略淡,并且有关部门盖的红章也略有不同,不仔细观察难以分辨。

      ■防范之盾

      提高租车门槛?怕影响生意

      深圳汽车租赁协会会长凌新功说,骗子能够屡屡得手的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是租车的门槛太低,凭身份证、驾驶证,付汽车价值10%-20%的押金,以及每天两三百元的租金,便可在深圳大部分租车店租到一辆不错的本田雅阁。“一些租车公司甚至可以零押金租车。”

      为什么不能提高租车门槛?在激烈的行业竞争现实面前,各种各样的风险控制手段常常沦为一个过于理想化的美好愿望。“当然,理论上对客户的要求越高,我们的风险就越低。但现实中不可能做得到。客户租车本来图的就是个方便,设置那么高的门槛,谁还敢租你的车?”金小雅说道,多数租车公司都有向担保公司或银行借贷资金,都面临着资金压力,抬高租车门槛而导致的租车数量急减,这是大多数公司都难以承担的代价。

      想安全,就要提高租车门槛,想提高租车门槛,生意就受到影响,租车企业陷入了两难。

      在前日的全国汽车租赁行业联盟大会上,凌新功提出,目前信用机制的不健全,为汽车租赁行业带来了严重的经营风险。“鉴于缺乏对客户信用进行评估的有效手段,租赁企业为了在经营中回避风险,不得不要求客户提供担保或押金,并办理繁琐的手续,这与国外同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为阻碍了汽车租赁行业的发展。”

      企业信息联网建租车“黑名单”

      租车门槛短期无法统一提高,抵押行业也控制不住骗子套现的通道,租车企业如今能做的就是信息联网。“由于租车行没有联网,对租车者的身份、租车记录、信用度无法进行严格核实,只要凭着身份证,交了押金,就能轻松地租到车。”凌新功说,信息联网可以帮助缓解诈骗的发生,至少骗子不能骗完一个公司再骗另一个公司。

      被骗的遭遇,在本来激烈竞争的同行之间也产生了微妙的影响,尤其经历了“黄某胜”案件后,深圳的汽车租赁行业内多了一份默契。用陈石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同行现在像一个联盟一样”。

      陈石透露,他们租车业内组建了网络群组,随时共享资讯。只要哪家公司发现了哪名客户存在诈骗行为或其他“污点”,便会在群上公布,将其列入共同的“租车黑名单”中,目前列入黑名单的已经有几十个人了。“别小看只有几十个人,每个人都相当于一个诈骗集团了,你看黄某胜一个人就可以骗走30多辆车。”

      聘请退伍军人自设追车“雇佣军”

      用自己的方式索回被卖车辆,这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一位从业多年的租车店老板告诉记者,深圳某些有实力的大型租车公司,甚至专门聘请一些退伍军人,成立了一个追车小组,专门负责全国各地追讨被租客抵押或转卖的车辆。

    当前位置:上海汽车租赁 > 新闻中心 > 浏览新闻